泰康系“挥泪”斩仓!这家地产股一度跌停

12月27日晚,去年以战略投资者身份成为阳光城二股东的泰康系,宣布割肉退出,也宣告双方十年近千亿净利润的“世纪豪赌”无奈终结。 据阳光城公告,公司股东泰康人寿及泰康养老拟通过协议转…

12月27日晚,去年以战略投资者身份成为阳光城二股东的泰康系,宣布割肉退出,也宣告双方十年近千亿净利润的“世纪豪赌”无奈终结。
据阳光城公告,公司股东泰康人寿及泰康养老拟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减持公司合计7.41%的股份,同日泰康养老已通过大宗交易减持8280.7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合计减持比例将达9.41%,不再是持股5%以上重要股东。在此之前,泰康系一名董事已经退出董事会。
近期挥泪斩仓的还有阳光城高薪聘请的碧桂园前联席总裁朱荣斌。12月24日,阳光城执行董事长朱荣斌以“腰斩”价减持其持有的454.61万股阳光城股份,亏损额接近其在阳光城领取的三年年薪。
目前阳光城大股东福建阳光集团已经发生美元债实质违约,并宣布退出国际评级巨头惠誉的评级。
泰康系近34亿战略入股
16个月“腰斩”开始割肉
12月27日晚,阳光城发布公告称,当日公司收到股东泰康人寿及泰康养老的通知,泰康人寿及泰康养老与泰禾建材签订《股份转让协议》,约定泰禾建材通过协议受让的方式,从泰康人寿及泰康养老受让阳光城7.41%的股份,共计3.07亿股。
本次股份转让价款为9.36亿元(含税)。其中,泰康人寿转让1.85亿股阳光城股份,占阳光城总股本的4.46%;泰康养老转让1.22亿股阳光城股份,占阳光城总股本的2.95%。
同日,泰康养老通过大宗交易的方式减持其持有的阳光城8280.77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股份,占阳光城总股本的2.00%。
以上两部分交易合计转让阳光城股份9.41%,价格均为3.05元/股。泰康系去年9月获得阳光城股份价格约为6.09元/股,总价近34亿元,此次转让价刚好“腰斩”,浮亏近17亿元。

本次股份减持完成后,泰康人寿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阳光城约1.65亿股股份,占阳光城总股本的3.997%,泰康养老不再持有阳光城股份。泰康系籍此也就从阳光城二股东成为持股5%以下的非重要股东。
事实上,此次交易在一周前已有信号。
12月20日,阳光城发布公告称,泰康系派驻的董事陈奕伦因工作原因辞去公司第十届董事局董事职务,辞职后不在公司担任其他任何职务。正是陈奕伦和泰康系另一名董事姜佳立在审议今年三季报的董事会上投出反对票,将双方矛盾公之于众。
资料显示,陈奕伦为泰康战略投资阳光城后派驻的两位董事之一,其在泰康方面的职位包括北京泰康董事长,泰康资产经营管理委员会委员及泰康集团投资管理部总经理等。但陈奕伦更重要的身份,是泰康董事长陈东升的儿子。泰康系实控人派公子亲任阳光城董事,足见对该笔投资之重视,但无奈走出了一个双输的结局。
12月28日开盘,阳光城股价应声大跌,早盘一度触及跌停。

十年千亿净利润豪赌终结
泰康系进入阳光城,始于一场10年近千亿净利润的“世纪豪赌”。
2020年9月,泰康人寿及泰康养老与阳光城第二大股东上海嘉闻投资签订《股份转让协议》。
这笔股权转让,上海嘉闻套现了33.78亿元,泰康人寿及泰康养老则取得了阳光城5.547亿股、13.46%的股权,成为第二大股东。

入股协议中,阳光城控股股【东阳光(600673)、股吧】集团向泰康人寿和泰康养老做出了诸多承诺:以阳光城2019年40.2亿的归母净利为基数,2020年至2024年,归母净利润每年年均复合增长率不低于15%,且累积数不低于340.59亿元;2025年至2029年,归母净利润数分别达到101.72亿元、111.90亿元、123.08亿元、129.24亿元和135.70亿元。
也就是说,两个阶段共10年的承诺归母净利润总计达到942.23亿元,如业绩未达标,阳光城须对泰康进行相应现金补偿。这份对赌协议时间之长、金额之巨,业内实属罕见,协议出来时便被市场质疑存在很大不确定性。
除了业绩承诺,阳光集团及其子公司及一致行动人不得以任何方式减持其直接或间接持有的阳光城的股份;在同等条件下,泰康人寿及泰康养老享有拟减持股份的优先购买权。同时,双方还约定,泰康保险和泰康人寿入股后,阳光城每年至少进行一次现金分红,且分配比例不低于30%。
而看上去占了大便宜的泰康系,如今来看是入了个巨坑,而除了入股浮亏,从公开资料来看泰康系还在融资方面给阳光城方面提供了便利,但到底涉及多少资金、风险敞口情况如何是个未知数。
据风财讯报道,泰康入股后阳光城对多个债券的利率进行了下调。“18阳城02”的利率由7.5%下调至5.2%;“19阳城01”债券的存续期后1年票面利率由7.5%下调至5.8%;“19阳城02”票面利率由7.5%降至5.8%;17阳光城MTN004票面利率由7%调整至6.9%。
明星职业经理人也被割韭菜
就在泰康系此次宣布退出前三日,阳光城自家高薪聘请的明星职业经理人朱荣斌,也割肉减持阳光城股票。
12月24日,阳光城执行董事长朱荣斌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大宗交易系统,减持其持有阳光城的股份454.61万股,套现约1500万元。
为实现千亿规模目标,阳光城创始人林腾蛟2017年花高价挖来了碧桂园原联席总裁朱荣斌及碧桂园原执行董事、首席财务官吴建斌。“双斌”到来后,也将碧桂园高周转、广拿地的特征带到了阳光城。
2017年-2018年间,刚履新阳光城没多久的朱荣斌,先后四次增持,花了大约一个亿,持有阳光城1443万股,占阳光城总股本0.3564%,当时的成交均价为7.02元/股。如今,朱荣斌减持454.61万股,减持均价仅为3.3元/股,不到买入价的一半。
据公司年报的数据,2020年朱荣斌薪酬总额为600万元,仅此次减持454万股的浮亏就达到近1700万元,差不多是朱荣斌三年的薪酬。
而雪上加霜的是,近日有市场消息称,从2021年12月起,阳光城高管集体自愿减薪并缓发薪资。据了解,此次调整包括集团高管和区域公司总裁级别高管。阳光城对此回应,此次为高管集体自愿减缓薪资,愿与企业共克时艰。
值得一提的是,为了刺激股价,阳光城在朱荣斌增持之后,还鼓励公司全员持股,还称“只赚不赔、大股东兜底”。去年9月,阳光城又审议通过了第三期员工持股计划,通过员工合法薪酬、自筹资金以及控股股东提供的资金垫付,持有共计80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1.95%,成交价是6.27元/股,如今也处于浮亏一半以上的状态。
美元债违约
退出国际评级体系
近日,阳光城大股东福建阳光集团一笔2023年5月10日到期的美元债利息支付已违约。该笔美元债规模为3亿美元,票息为11.875%,上次付息日为2021年11月10日,目前已过30天宽限期,发行人未支付到期应付利息。
在此之前,12月2日,惠誉撤销阳光城“C”长期外币发行人违约评级(IDR)、“C”高级无抵押评级、“RR5”回收率评级。原因是阳光城已经选择停止参与评级过程,惠誉将不再有足够的信息来维持评级,将不再为阳光城提供评级或分析报道。
通常来说,退出评级机制的房企,一类是已经发生美元债违约或延期兑付利息的企业,另外一类是短期没有发行美元债计划的房企。对于这两类房企,提早退出评级机制或许可以减少如银行停贷等负面影响。
分析称,退出惠誉评级后,阳光城可以暂时避免因评级下调而触发更多违约的风险,但仅是权宜之计。

作者: taoguba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股票配资
返回顶部